首页 >青年思考 青年思考

我想起你的时候,你总是这样上了微博热搜

信息来源: 青年通讯社 发布日期: 2017-12-26

微博热搜曾经被一段婚外情长期霸占,我还能怎么样?当然是选择原谅你啊!

朋友圈曾经被这样的语句一度占据,各大网络平台乐此不疲蹭一波热点。

“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XXX”。10.31这天双宋大婚的消息又一次刷爆了各大社交媒体。热搜再次被娱乐新闻占据。

但是,在娱乐圈沸沸扬扬的同时,科技界也同样发生了一些大事。袁隆平老先生对“海水稻”的研究获得了巨大成功。他的“湘两优900”也刚刚刷新了超级稻产量的世界纪录,亩产量高达1149.02公斤。

然而,这本该全国人民一起自豪的时刻,却不得不面临着这样的尴尬:被一个爱情故事抢了头条

或许这一个值得骄傲的时刻只是被那些一本正经的媒体报道然后被时间记住,有朝一日出现在历史课本,然后读者感慨生不逢时未能亲历这个时刻,时间是衡量价值最公正的裁判,当然感慨完以后,背诵历史意义还需要费点周折。

新闻头条被娱乐从业者的家长里短占据了,只有寥寥几条的民生大事倍显孤单。同样的,10.31这天不仅是双宋的婚礼之日,也是我国航天之父钱学森先生的逝世日期,却依旧无人知晓。

九月份某歌星错综迷离的婚姻史,引发热论,碰巧路过的我很快加入了话题,话题是:“渣男是怎样的嘴脸”,饭桌上争吵很热烈,但是回来坐在办公室,我们讨论的又是:最近选题要怎么办?饭后说的闲话是为了打发时间,一本正经的讨论是为了完善工作。走错片场的话题很荣誉冷场,所以“国家大事”出场机会很少,微风容易吹乱少年的心,所以少年经常为别人的感情史在操心,说的多了,就上了热搜,也许自己的爱情也如热搜那般完美。

娱乐的标签是轻松,受众广,有话说,所以经常说,经常说所以很多人知道。娱乐注重一个轻松有趣的互动过程,这种轻松有趣可以引发大多人的共鸣是因为:这些事情能轻松获得代入感引发话题,活脱脱就像买了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看例题,看完例题就能做自己的习题。

喜欢娱乐是因为轻松有趣,互动感强,一本正经谈论“国家大事”则会容易冷场,就像唱歌跳舞作为兴趣,是很“酷”的事情,如果作为职业或是选拔考试,那就是很“苦”的事情了。

“将军孤坟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九月份科研界的泰斗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仁东老先生的去世的消息引发了各界的讨论。感到寒心的网友们纷纷表示“戏子误国”,甚至将这一问题上升到了“民族的劣根性”。

这样的说法很夸张了,就像我听到朋友把两个不同性质媒体在国家大事前的反应定性为“思想意识形态的不同”,这样让我很紧张,因为生活中的的确确不能避免娱乐,有趣新鲜的事物喜欢的人肯定要多,高大上的科学研究毕竟是阳春白雪,受众会小很多,娱乐新闻可以道听途说,但是科学研究一定是理论与事实齐头并进,没有基础很难融入圈子。

娱乐精神在生活中是不可或缺的,一味地要求别人关注“国家大事”或是嘲笑别人关注“娱乐八卦”是不务正业本身就是有失偏颇的行为,毕竟人是有兴趣的,兴趣决定了行动。我一个朋友前段段时间经常刷到WE,是关于LOL的,他平时恰好不玩这款游戏,于是随口问了一句:“LOL是怎么了,最近这么多消息?”

某人:“呵呵,英雄联盟中国队全输了,你居然不知道!”

朋友:“无所谓啊,我又不玩LOL,没有关注过,而且输了就输了,游戏而已。”

某人:“你这样很不爱国啊!”

朋友:“呵,这就叫做不爱国吗?你爱国,那你知道十九大吗?可以说一下全称吗?”某人反驳:“那你说说十九大的全部内容?”

朋友:“你连十九大的全称都不知道,你还好意思说你爱国?”

这里讲这个很突兀的故事是想很表达一层意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都有自己选择兴趣的权力,不过恰好兴趣有人数多寡,尊重别人的兴趣做好自己的事情。

正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使得生活趣味盎然,关注多少与价值高低压根无关,科学家与明星可以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角色,当我们群情激愤地为科学家们打抱不平的时候,我们是否想过对于这些一辈子都在艰苦朴素默默奋斗的科学家来说,他们是否愿意上热搜?对于科研成果的适当报道和科研工作者的赞美无疑是我们所乐于看到的,但是如果当媒体们将科学家们当做头条明星们一样把私生活事无巨细地曝光时,会不会过犹不及,为科学家们带来许多的困惑。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科学家的报酬与明星相比是否不成比例?

能在各种头条抛头露面的娱乐大咖永远只是少数,更多的则是在北影横店门口等着剧组盒饭的龙套演员。每一个娱乐圈的宠儿,都是这些人如同金字塔拱起来的塔尖。大多时候一百个人进入演艺圈,只有一个人能月收入过百万,剩下的99个只能月入一千。而大多数科学家收入则较为均衡,平均收益高,不过也鲜有大富大贵者。正是由于这种幸存者偏差,让我们产生了科学家不如演员的错觉。

大学生是否真的就眼里关心的只有娱乐?当即时通讯工具渐渐取代传统媒体成为人们获取消息的主流方式时,是否会在不知不觉中给我们带来错误的暗示?仅以微博为例,它作为年轻人社交媒体的主力军,以流量作为盈利的主要依托,自然要以最能吸引眼球的话题作为噱头。在使用者的碎片化时间中,明星八卦显然要比科技民生更易于接受,话题也更加轻松。再加上一些营销手段与公关外交,于是它们便自然而然地获得更多的点击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对于科学家就不尊重。我们常常会被数据欺骗。就像上文所引用的截图,虽然娱乐类头条具有更多的搜索量,但是统计学上的显著性差异和实际差异容易被混淆。微博的本质还是一个娱乐性居多的通讯工具,我们不能仅仅用这类一开始就不太规范的数据,把相关性当做因果性,轻易得出我们的结论。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古人追星或许并不比现代人不疯狂。向往娱乐人物的人设也正是人们对自己期望的一种映射,然而在娱乐消遣之后,我们是不是也该为真正值得致敬的人动动我们的手指,为他们点一个赞呢?

娱乐至上是一种社会病态,我们作为新时代的大学生不正该是“洗洗澡,照镜子”的主力军吗?有人说,科学离我们太遥远了,而且一些科研项目往往还要对外保密。除了咿呀学语和小学时随口一说的“长大要当科学家”,仿佛科学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事情。

其实不是科学家不接地气,而是我们把自己放在离他们太远的地方。大学生应该自己主动多去构建与科学民生之间的桥梁,才能使真正值得流传膜拜的事物得到应有的尊重,热爱科学,追逐科学,毕竟读了大学选择了专业,日后别人问起专业知识,流于表面会让自己失去竞争力,有些事情就像甜甜的泡泡糖,吹出美丽的泡泡,味道散了就该再买一块了。

(文/蒋清林、林小清、郭俊鑫   来源:青年通讯社)